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楓葉 | 30th Dec 2013 | 股票縱橫 | (1128 Reads)

不知道原文是否出於林少陽,但無論如何值得作為投資者的我們緊記。林少陽說:『市場先生90%是對的,但亦有10%的機會出錯。我們做投資的,要看到這10%的機會。當然,出現另外90%的機會率,肯定是更高的。投資是不可能100%無風險的,否則的話,這個遊戲便完全沒有意思了。……

 (閱讀全文)

楓葉 | 29th Dec 2013 | 週末盤點 | (871 Reads)

投資建議

華盛頓郵報邀請8位績效彪炳的共同基金經理人,就2014年提供投資建議,儘管所見有同有異,但華郵指出,他(她)們整體上預期,明年在美國及歐洲賺到錢的機率將大過在新興市場。

 (閱讀全文)

楓葉 | 28th Dec 2013 | 名人的足跡 | (876 Reads)

「接班人之苦」

當德魯肯米勒去索羅斯家會面時,索羅斯的兒子對他說,德魯肯米勒將是索羅斯的第十個「接班人」,其他人沒有一個待長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方面顯示了德魯肯米勒過人的自信,另一方面也是由於德魯肯米勒對索羅斯的崇拜之故,正所謂「士為知己者死。」

 (閱讀全文)

楓葉 | 27th Dec 2013 | 股海浮沉 | (911 Reads)

今天要回顧本地基金經理的11月操盤表現。過去的11月是一個指數突破上升、板塊輪流炒作、個股表現繼續亮麗的月份。從狗股也有翻身日的情況看,不難預期落後的基金經理們正要追年尾表現。截至1130日,林少陽的「VL Champion FundYTD表現回升至19.89%,突破年中高位0.03%;而黃國英的「Leverage Partners Absolute Return FundYTD表現稍為回落至28.95%;陸東的「Looks Absolute Return Fund YTD表現升至12.39%;惠理價值基金(單位)的YTD表現回升上11.24%

 (閱讀全文)

楓葉 | 26th Dec 2013 | 趨勢說 | (873 Reads)

1218日,聯儲局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臨別秋波,做了一個令市場意外的決定——啟動退市。等待多時,聯儲局的退市第一步是縮減每月買債規模100億美元,至於明年退市的進程,將視乎經濟數據。退市終於出現,這意味政策進入轉變期,進入「後QE時代」。正面看,退市政策變得清晰,市場的不明朗因素逐漸消除;負面看,啟動退市為市場帶來波動,投資者要重新布局,以面對退市對不同資產的影響。

 (閱讀全文)

楓葉 | 25th Dec 2013 | 趨勢說 | (983 Reads)

日本的「安倍經濟學」於第三箭遇到樽頸,市場難以從結構改革中找到即時利好因素,因此,繼續以弱日圓作為炒作指標。但事實是,一些蛛絲馬跡顯示日本號列車正由駛向死胡同的方向緩慢轉向,我們會從今天這篇文章繼續看林少陽分析他看好日股的理由。

……無論是經濟學者、投資者或普羅大眾,至今對「安倍經濟學」的成效,至今仍未達成任何共識。看淡日本經濟的學者及公眾,主要的論據來自日本的人口結構。

 (閱讀全文)

楓葉 | 24th Dec 2013 | 趨勢說 | (963 Reads)

我們看好日本量寬的正面影響近一年,現在看來新一波量寬亦正準備在2014年推出,相信不難填補美國聯儲局的退市影響。今天,我們轉載林少陽一篇分析文章,分析日本推出「安倍經濟學」後,當地經濟以至銀行業的近況,從而讓大家進一步了解看好日股的理由。

 (閱讀全文)

楓葉 | 23rd Dec 2013 | 行業追蹤 | (972 Reads)

我們在前文談論了內地券商的整體行業背景,事實上,近期中證監有不少新政策陸續推出,包括市場傳聞的新三板有機會擴容,都利好券商業務的長遠發展。今天,我們來看看行業的近年業務細節,以了解券商股的實際投資吸引力。

 (閱讀全文)

楓葉 | 22nd Dec 2013 | 週末盤點 | (655 Reads)

三星未來

南韓三星電子公司宣布將在明年設立大型資料分析中心,以掌握市場與消費者最新趨勢,為內部提供資訊及預測。南韓英文報朝鮮時報的報導指出,三星此舉被廣泛解讀為,旨在投注更多資源來增強其按個別消費者來管理資料密集型設施的能力,及強化其非消費者的營運,為其下一階段的成長契機,而力求轉型成像是IBM、思科那類的科技企業。

 (閱讀全文)

楓葉 | 21st Dec 2013 | 名人的足跡 | (576 Reads)

「德魯肯米勒」

索羅斯用他敏銳的目光,開始搜尋這個舵手。史坦利.德魯肯米勒的出現使這位大智大慧的伯樂欣喜的見到了日行千里的良駒。用索羅斯自己的話來說,「德魯肯米勒負責我所說的宏觀投資。我仍然是老闊,但是我漸漸地不在公司裹,由他做宏觀決定。他加入公司的第一年表現沒有預期的好,他把原因怪罪於我在現場,這多少妨礙他產生自我意識,或者說是對他的風格綁手綁腳,於是我把全權給予他,自己涉入東歐事務。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