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楓葉 | 8th Mar 2017 | 股票縱橫 | (401 Reads)

如果說,上一篇文章談論的金融、礦業、能源等板塊,是直接面向「特朗普概念」的進擊型組合配置,那麼,本篇談論的黃金板塊、港股及A股,將是傾向防守型的配置。

2017年的黃金是一個頗有趣的板塊。理論上,進入加息週期會降低黃金的投資吸引力,但對過高的通脹憂慮卻有利於投資黃金,同樣地,經濟復甦會降低黃金的避險需求,但今年全球已知的政治事件/潛在風險特別多,避險需求仍然會間歇性出現。因此,黃金仍可作為組合成員之一,但就要想前多一步。

下表顯示,截至今年210日止,黃金相關股的股價表現可以總結出:(1)完全跟足金價的黃金ETF最落後,因為金價夾在好淡角力中,今年最好的情況只能是平穩略偏好,是最差的選擇;(2)想擴大黃金的單邊利好,應選擇有「業務槓桿」的金礦股(包括黃金基金)及金飾股;(3)港股中的金飾股,以周大福為例,金價因素以外還添加享有本地零售消費回暖和中國消費升級等投資「槓桿」,令此股相對上升得最為穩定。

Picture 

為何說港股及A股是傾向防守型的配置?從下表可見,「特朗普概念」與中港股市呈負相關性,我會歸因於美元與人民幣的互動。「特朗普行情」的上半場(截至161230日止),標普500指數升4.64%,上證綜指跌1.41%,恆生指數跌3.59%,國企指數跌了3.82%,同時期的美元兌人民幣升2.49%。進入2017年,「特朗普行情」的下半場(截至17210日止),美匯指數回調1.14%,美元兌人民幣跌0.95%;留意了,標普500指數升3.45%,上證綜指升3.00%,恆生指數升7.16%,國企指數更升了11.08%

2017年作分界,上述數字總結出以下特點:美元小幅回調,對美股影響不大;然而,人民幣轉穩卻對中港股市帶來明顯的影響,尤其國企指數更顯現疊加效應。因此,如今年稍後時間,美股充分地反映「特朗普牛市」,或者轉而反映「特朗普憂慮」,甚或概念爆破,呈負相關性的中港股市或未必很受拖累。因為港股中的美股效應及美資因素早已是今非昔比,去年開始,「北水」因素更逐漸掌握部分港股,尤其是國企的估值定價權。所以,A股效應及人民幣等中國因素對港股的影響將更重要。

Picture 

表可見,2017年的港股Alpha主要來自國企,代表中小股的MUPI明顯跟不上,所以,捨難取易,應優先以國企為主打。然而,大家要留意,追蹤國企指數的ETF(恆生H股)無力跟足國指升幅;如想表現較接近指數,可考慮基金公司惠理集團,由於公司利潤有相當部分來自表現費收入,市場氣氛越興旺,公司利潤增幅理論上越強勁。所以,此股股價對市場氣氛非常敏感,是港股中的「牛市代表」。不過,公司旗手作為基金經理,高層在股價高位沽售套現的背後意義極有代表性。

2017年看好港股,自然不能看衰A股。今年監管層定調「穩字行頭」,要擠走過分的金融槓桿;表面上看似無甚上升動力/空間,實際上是排除了大型資產泡沫的爆破風險,加上監管層的「穩思維」,A股想再出現2016年初的粗暴政策風險,機會是微乎其微。簡單講,A股自去年權威人士的「L型經濟論」確認見底後,今年「去金融槓桿」將進一步確認動盪不再,指數一底高於一底可期。因此,我將A股界定為重點防守型的配置。

Picture 

不過,由於A股今年會頗為分化,揀股的作用會起關鍵性影響;因此,投資基金比單單買指數相關的ETF,或更容易獲得Alpha表就顯示,A股相關選擇中,尋找Alpha的難度確實不高;簡簡單單的,以港股中的中國人壽這類內險股為例,除了受A股氣氛影響,債息上升是另一催化劑,再加上社會對投資渠道需求日益增加,及AH價差因素,以「Buy and Hold」的方法,可說躺著也能輕鬆跑贏指數。

經過過去幾年的洗腦,投資者對中港股市已經不帶期望(滿足低回報,甚至僅僅的正回報),更完全相信買ETF比揀股更能獲利,偏偏2017年並非如此想當然。或者用另一種說法,今年繼續重倉ETF也能獲利,但當大家要做2017年投資回顧時,或會後悔沒有用心把握這個多年不見的老朋友——靠炒股食大茶飯的好日子。

相關舊文:今年建倉怎樣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