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楓葉 | 19th Jul 2012 | 趨勢說 | (353 Reads)

全球投資者大舉撤離股市。《路透社》報導,一份訪問美國、歐洲、英國及日本共有57間投資公司的調查報告指出,全球基金於5月份減持股票,投資組合中的現金比重達7.1%,較4月份高1.5個百分點,亦是自20101月開始全球調查後最高水平。受訪者表示,持股票比重下跌近4個百分點,只有48.4%,為調查同期紀錄中最大按月跌幅,而股票總持倉比例低於40%亦只出現過三次。除了現金大增外,債券持倉上升1.7個百分點,至36%,另類投資包括對沖基金、私募基金及基礎建設等,增加半個百分點,至7%。

另外,該項調查首度出現全球基金持有日本股票比例,多於持有歐羅區國家,二十個月之前,全球基金投資組合中,持有歐羅區國家股票多於持有日本股票兩倍。而且,全球基金歐羅區股票持倉,下跌約3個百分點,至12.9%,低於持有日本股票持倉的14%,但高於持有英國股票的12.3%。報告反映,市場擔心歐債危機升級之外,對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亦愈來愈憂慮。

事實上,全球製造業收縮之勢加劇,令世界經濟有進一步下滑之虞。6月公布的5月經濟數據顯示,美國、歐洲和中國等主要經濟體的製造業集體萎縮,反映全球經濟的景氣前景,正面臨嚴峻考驗。美國供應管理協會公布的五月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降至53.5,創三個月來最低水平;再參考涵蓋美國工業心臟區的芝加哥PMI5月份跌至52.74月為56.2),遠低於平均預期,反映製造業擴張步伐放緩之勢相當顯著。申領失業救濟的人數也倏然回升,連串失利的經濟數據,顯示復甦步伐放緩。

在大西洋另一端的歐洲,歐羅區5PMI終值從445.9,進一步下挫至45.1,連續十個月指數在50的景氣擴張臨界點之下,並且為2009年以來最低水平,一如「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所言,區內核心國的德、法製造業也告下滑,德國5月商業景氣指數更持續弱化,令人對歐羅區經濟前景更不敢樂觀。

至於中國,在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劇之下,5月官方製造業PMI50.4,較4月大幅下跌近3個百分點,結束了持續五個月上升之勢;滙豐5月份PMI48.4,連續七個月處於景氣擴張臨界線之下;加上工業增加值萎縮,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下降,預料第二季度GDP增長必然下跌「破八」。

可以說,全球製造業萎縮之勢,令世界經濟發展前景蒙上陰影;悲觀的分析甚至預測,全球經濟可能會陷入自金融危機以來第二次衰退,投資者自然從股市撤離。很明顯,這一輪金融危機源於全球累積的過剩產能,令實體經濟崩壞的「禍根」迄今並未消除。各國政府,包括中美兩國應對金融危機,都採取了大規模的刺激措施,以冀避免經濟危機。問題是,治標不治本的措施,雖暫時壓住經濟出現崩堤式調整,但只會令深度的結構調整無法貫徹,也為可持續發展埋下隱患。

照目前趨勢觀察,在前一輪刺激政策的效能逐漸弱化之後,製造業擴張缺乏真實需求的支撐,露出後勁不繼態勢。面對歐美經濟衰退壓力,影響之下,新興經濟體亦難以獨善其身。市場早前寄望新興地區經濟增長,為拉動全球經濟作出貢獻,目前亦浮現不利勢頭。事實上,除中國經濟進一步下滑外,印度首季增長只有5.3%,為九年來最差。另一「金磚國家」巴西,第一季經濟環比僅增長0.2%,為了刺激經濟,日前再度減息至低紀錄水平,但此舉卻大大降低巴西的投資吸引力,且加大資金大規模外流之險。

如今美國、歐洲、中國等國的製造業集體收縮,經濟下行壓力加劇。可以說,金融危機後,各國政府以非常規的寬鬆貨幣和財政刺激手段,避免實體經濟陷入大衰退,抑壓經濟結構需要深度的調整,但始終沒有消除全球累積產能過剩所形成的痼疾。照目前全球製造業擴張乏力的情況看,世界經濟景氣進一步轉弱風險,當前有顯著加劇的迹象。

財經分析員威廉斯(Grant Williams)指出,規模史無前例之大的環球經濟衰退來勢洶洶,股票投資者在無法認清投資方向情況下,對收益率只得2%的股票實不宜沾手。因資料顯示,1982年牛市起點時,標普500市盈率為7倍,回報6.3%。隨着科網泡沫爆破,牛市亦畫上句號;其時市盈率為30倍,回報1%。至於美國股市目前表現,標普指數回報為2.5%,市盈率約11倍。估值雖不至於偏高,可也並不便宜。

威廉斯「預測」,當第三輪量寬(QE3)終於出籠,標普500指數將會見頂,及後長期走低;而QE的正面效應亦遠較預期短暫,一切美好預期將悉數落空,而聯儲局亦會因而耗盡手中僅餘的救市彈藥。由於股票已不再是因具長遠價值而備受投資者追捧的資產類別,博大市反彈而持股的投資者,將注定因失望而拋售股票,從而引發大調整。

相關舊文:時間只剩三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