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楓葉 | 26th Aug 2013 | 股海浮沉 | (727 Reads)

剛過去的7月是一個由頭升到尾的月份,大家且看看一眾本地基金經理的操盤表現!截至731日,林少陽的「VL Champion FundYTD表現升19.31%;而黃國英的「Leverage Partners Absolute Return FundYTD表現升11.2%;陸東的「Looks Absolute Return Fund YTD表現升3.00%;惠理價值基金(單位)的YTD表現跌3.32%

單計7月,只有林少陽的基金錄得跌幅,單月錄得-0.46%;陸東的基金單月錄得+1.17%;黃國英的基金與惠理基金雙雙錄得超過2%,兩者單月表現分別錄得+3.08%+2.42%,但觀乎他們在6月的損失程度,7月表現似乎是反彈格局居多。然而,港股8月保持強勢又反映什麼?

根據基金追蹤機構EPFR Global資料顯示,到821日止的一週,資金加速撤離新興市場。當中,新興市場債券基金出現連續第十三周失血,遭撤離金額達13億美元,不但高出前周近5億美元,並且創下7月中以來最大外流金額。新興市場股票基金共失血17.3億美元,是前周資金流出金額的兩倍多。其中以亞洲與拉丁美洲受創最新,巴西基金外流近5億美元、中國基金也撤離3億美元。

824日,在聯儲局Jackson Hole周年大會的第二天,主要央行官員警告,隨着各大央行開始收回量寬措施,全球金融穩定正面臨威脅,因新興市場將難以承受大量資金的影響。各國央行代表把焦點放在全球流動資金面對的風險上;法國央行前副行長朗多(JeanPierre Landau)在大會上表示,金融市場對風險的放大效果、反饋循環(feedback loop)和敏感性,將增加央行退市的難度,因此央行之間必須緊密合作,經常保持聯繫,就如08年金融危機時的成功合作。

值得關注的是,在這波資金逃離潮中,散戶撤出金額幾乎是機構投資者的兩倍。EPFR Global表示,自6月起,散戶已從新興市場債券基金撤離181億美元,約等於金融危機以來他們流入該市場金額的約三分之一。在同期,機構投資者則撤出93億美元,約等同金融危機後流入金額的10%。該模式同樣也出現在股市,儘管機構投資者已經停止賣出,不過散戶依然持續從股票基金撤出。

很少見散戶與機構投資者出現如此大的判斷差異,這是否反映散戶過份悲觀?機構投資者相信更多的是資金配置。法興資產配置策略師Alain Bokobza指,聯儲局退市將有利歐洲股票;他預測,歐洲有可能錄得1000億美元資金流入,理由是投資者配置不足。Oppenheimer首席策略師John Stoltzfus亦表示,投資者開始考慮在美股以外市場作分散風險,特別是歐洲經濟數據漸見改善。歐洲復甦故事,你可以不信,但資金願意配合的話,股市便會有反應。

事實上,眼前的投資市場是長達五年的低息所造成的瘋狂現象,是資金長年投機後的一個困局。過去五年,市場發展總是搖搖盪盪,發展到某個階段時,就會回歸到一個較平衡的位置。就如市場情緒,總是在恐懼與興奮之間擺盪,當投資者過度亢奮後,資產價格很大機會被拋售,回落到一個較合理的價格水平;恐懼來襲時,也可能跌至過低水平,因而找到支持,再因為某些因素回升。

Picture 

從【圖1】 可見,低息資金為市場製造狂流,新興市場股票由2009年錄得資金流入,至今年初見頂回落,在這好一段時間是環球資金追逐高回報、高利息的資產;有私銀策略師指出,過去投資者在新興市場資產是「投資不足」(under-invested),現在卻變成「過度投資」(over-invested)。投資者買得太多新興市場、高息資產,如今各項資產價格調整,新興市場出現拋售潮,都是撥亂反正,減一減磅而已。相對地,美股、日股在2012年底才見資金重新淨流入,歐洲股票至今依然未收復失地,反映環球性基金都是以低比重配置歐股。如今歐債危機稍息,經濟略有起色,自然是資金回流的理由。

回到港股,情況其實大同小異;同樣地,過去投資者過度投資的股份要撤,投資不足的股份要補。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黃國英直指,近期選股的方向,已經戒絕穩陣及收息,最重要是有增長空間,表面上這些股票全無防守力,可是今次竟然逆市跑出,市場上大家的想法,都是用橫掂都係,不如豁出去以攻為守博一博。因此,兩極化發展很可能已成為一種中期的常態化趨勢,投資者或許應該考慮跟着資金走,而不是被嚇怕。

相關舊文:資金流出風險增